首页>资讯中心 >热点话题 > 吉家装修宝典 幸福篇:几种幸福
吉家装修宝典 幸福篇:几种幸福
时间:2011年11月17日11:32       来源:吉家网       作者:千张

  (一)美好是因为无视美好的逝去

  有一段时间,我喜欢听苏打绿,反复循环听。我是不懂音乐的,我喜欢的是旋律和歌词的特别,还有唱法。


  就像这句:“美好是因为克服美好的恐惧,美好是因为无视美好的逝去。”


  吴青峰的嗓音,很容易被贴上“娘娘腔”或者“不男不女”的标签。这是很多人和世界接触的方式:给事物贴上自以为是的标签,六经注我。我却不想这样无谓无知过完苍白的一生,我热衷搜寻一些特别的角落中的隐隐发光的东西。当然我也不是纯然假装出来热爱这个世界,我不热衷假装。


  不知道你会不会?我的脑中经常会回忆一些我停留过的地方。就在我敲字的当下,我脑中浮现如下场景:我的大学东区夜晚橘黄路灯下的柏油路;某个小花园耀眼日光下的月季花;昆明一条狭长的街道,我从沃尔玛出来拎着一包东西走过,街边的墙上挂着一台安全套自动售货机;过往的某天我坐的火车迅疾驶过陌生的风景,白色的石头堆中间生长着大丛的绿色的灌木;小时候老家高速路底下的隧道边,有未融化的雪和卷心菜的叶子散了一地。这些毫无关联的反复出现的回想,是因为过往的美好吗?美好和幸福相关吗?

 

  有一次我看电视偶尔调到戏曲频道,正在播京剧《红鬃烈马》。讲的是官二代王宝钏为了爱情背叛自己显赫的家族,嫁给穷小子薛平贵的事。后来,薛平贵在外奋斗十八年,终于衣锦还乡,但是已经认不出徐娘半老的王宝钏了。他们在王宝钏居住的寒窑前面相会,薛平贵唱:“少年子弟江湖老,红粉佳人两鬓斑”。这唱词有一种经历世事之后的感叹和苍凉。然而即使只有薛平贵和王宝钏两人在对话,戏中的他们还是在过一种“社会生活”。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。很多人其实都在一种无处不在的围观中过自己的日子。马上我能想到金赛所说的:“婚姻是道德和法律对性的限定。”两鬓斑白的王宝钏十八年后得以和薛平贵团聚,并且成为已贵为藩王的薛的正室王妃。但这一切都没有用。张爱玲认为,在以后的日子里,面对年轻漂亮的薛的新欢代战公主,王宝钏的日子不会比独守寒窑好过。王宝钏向家族的势力赌气十八年赌掉了青春,最后却唱出了“十八年老了王宝钏”这样千回百转的衷肠。多亏了薛平贵是个道德卫道士,但还有多少王宝钏至今在婚姻的迷局中徘徊?举案齐眉,相敬如宾,守身如玉,从一而终,和幸福相关吗?


  如果幸福是一种生长环境造成的预设,你不反抗这种预设的话大约很容易得到幸福。正如美好是因为克服美好的恐惧,美好是因为无视美好的逝去。

1 2 3 4 >
版权声明:欢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,但转载时请注明“信息来源:吉家家居网WWW.XMJIJIA.CN”。
免责声明: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     查看所有评论
欢迎登陆
友情提示:请遵守互联网法律法规,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。
相关内容链接
 
关于吉家 | 入驻吉家 | 广告服务 | 招贤纳士 | 客服中心 | 乘车指南 | 在线投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声明 |
版权所有吉家·家世界 闽ICP备06025732号